行業新聞

首頁 > 行業新聞

昂貴醫用耗材迎國家談判,四大類醫用耗材有望降價

繼個別進口專利藥經國家談判遭價格“腰斬”后,衛計委日前又躊躇滿志啟動了高值醫用耗材談判,這意味著價格高昂的進口醫用耗材站在了十字路口:這邊是“以價換量”,并博得官方、民間好感;那邊是堅持高利潤小眾路線不動搖。據了解,屆時四大類產品有望迎來“降價”,部分產品價格“腰斬”不再是夢。

呼吁多年之后,醫用耗材國家談判終于要成為現實。日前國家衛計委發布了《關于開展國家高值醫用耗材價格談判企業申報工作的通知》,確定將藥物冠狀動脈支架系統、人工髖關節假體、植入型心律轉復除顫器系列、心臟再同步化治療系列作為談判試點產品,采取以市場換價格、談采結合的方式,集中公立醫院(含部隊醫院)高值醫用耗材市場份額,與生產企業進行談判,形成統一采購價格。

高值醫用耗材

有望去掉價格虛高水分

首批談判試點的四個品種都集中在進口產品上,有的品種甚至基本被進口商壟斷。而實際上,國家談判“瞄準”高值醫用耗材并非一天兩天。今年4月,國辦印發《深化醫藥衛生體制改革2016年重點工作任務》,提出要“逐步增加國家藥品價格談判藥品品種數量,合理降低專利藥品和獨家生產藥品價格:進一步推進高值醫用耗材集中采購、網上公開交易等。”此前國家衛計委主任李斌曾公開表示:去年國家對一些藥品進行國家談判,有的降幅甚至達到50%;今年會對一些高值醫用耗材試點開展國家價格談判,去掉其價格中的虛高水分。

“有了上次藥價國家談判成功經驗,估計這次砍價幅度也不會小,對半砍很有可能,這些醫用耗材很多都價格昂貴、被詬病已久。”一位行業觀察人士告訴記者,衛計委早已“磨刀霍霍”。為何醫用耗材多年來價格過高?其介紹,由于我國部分醫用耗材長期重度依賴進口、“國貨”工藝和技術水平跟不上,導致產品價格居高不下。

面對國家談判,企業打的算盤各有不同。“有的醫療器械廠家積極性較高,做好了‘以價換量’的準備,因為就算還價完也還有利潤空間存在,而一旦能夠進入醫保,銷售有望迎來井噴式增長;另一方面,這也是外資企業的一種主動‘示好’行為,有利于自身長期穩定發展,所以會有部分企業愿意放低身段、配合談判。”該觀察人士表示,但不排除個別企業堅持高利潤小眾路線不動搖。

除此之外,應該還有企業處于觀望搖擺狀態,甚至有可能談判中途改變主意。

業內預計  部分產品或現歷史最低位

“不管主動還是被動降價、甚至死守價格不松口,這次國家談判后,這四大類包括藥物冠狀動脈支架、人工髖關節假體耗材的市場價格或達到歷史最低位,這對于患者來說是非常大的利好,因為不同產品之間價差變小,患者選擇權將進一步擴大,而且要不就是自掏腰包花費更少,要不就是自費比例更低。”該觀察人士認為,國家談判必然倒逼高值耗材大幅降價,但各品種、各品牌的降價幅度卻不好預估,畢竟相較于“鎖定”慢性病患者的長期性藥物而言,不少耗材都具有“一過性”(即某一臨床癥狀或體征在短時間內一次或數次出現,往往有明顯的誘因),大幅砍價的確會使得企業利潤“元氣大傷”,所以各廠商將根據自身實際情況進行權衡。

廣州某三甲醫院一位骨科教授告訴本報記者,實際上,近年來醫用耗材在臨床的使用情況已經有了翻天覆地的變化,不少一次性耗材都被性價比更高的“國貨”搶走了大部分“蛋糕”,總體來說“國貨”已占據半壁江山;但是在技術含量更高的高值醫用耗材領域,進口產品依然掌握市場話語權和定價主動權。

名詞解釋

何謂國家談判?

國家與生產企業直接確定采購價!

何謂國家談判?即由國家相關部門與生產企業直接談判,確定一個采購價后,全國各地公立醫院都以同一價格進行采購。2015年10月,經國務院批準,國家衛計委等16個部委(局)建立了協調機制,組織開展首批國家藥品價格談判試點工作。國家藥品價格談判結果適用于公立醫療機構(包括軍隊系統)采購使用,鼓勵其他醫療機構和社會藥店在網上直接采購。

由于國家談判是要將全國所有公立醫療機構的使用量合起來形成一個超級大的市場,所以對于業內企業而言,這也是“糾結”的一大關卡,既是機遇同時也是挑戰,一旦接受國家談判,意味企業生存模式、發展策略或都進行顛覆性改變。

國家談判

1、藥物冠狀動脈支架系統

2、人工髖關節假體

3、植入型心律轉復除顫器系列

4、心臟再同步化治療系列

成功案例

2016年,國家衛計委談判成功的3種藥品——替諾福韋酯、埃克替尼和吉非替尼,降價均在50%以上,其中替諾福韋酯價格降幅為67%,談判后月均藥品費用從1500元降至490元;吉非替尼價格降幅為55%,談判后月均藥品費用從15000降至7000元;埃克替尼降價幅度為54%,談判后月均藥品費用從12000元降至5500元。

今年,通過國家醫保談判的36個藥品,平均降價幅度為44%,最高達到70%。但上述兩輪談判中,也有部分藥品生產企業,在經過價量評估后,退出談判。

聯系我
TOP
北京快三助手官网下载